欢迎进入捍卫军事资讯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要闻
非洲岛国与台湾“断交” 都有哪几层含义?
标签:资讯要闻|来源:网络转载
摘要: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李大维在出席“2016年台美日暨亚太区域伙伴安全对话研讨会”时信心满满地宣布,台湾的“邦交国”短期之内不会有重大变化。

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李大维在出席“2016年台美日暨亚太区域伙伴安全对话研讨会”时信心满满地宣布,台湾的“邦交国”短期之内不会有重大变化。并自夸驻外人员“都很仔细、很小心、很警觉。”只是令台湾想不到的是,这个“短期”竟然如此之短,仅仅一周,非洲岛国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就宣布与台湾“断交”。至此,台湾在非洲的“邦交国”只剩下两个。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由于这是民进党执政以来七个月第一个断交的国家,更是自国民党2008年执政以来极少见的现象,自然引发了震撼效果。

别看台湾只是一个小岛,和它断交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是比它更小的两个岛(人口只有十九万,相当于台北的万华区),但释放的信息却极为丰富。这自然缘于两岸关系的极度复杂和敏感。

第一个毫无疑问是大陆对执政的民进党和蔡英文已经做出了最终判断,而圣普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做出了自己的抉择。

蔡英文竞选时就一再声称“会沟通、不挑衅、无意外”,并在就职演说时创造性的提出“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事务。”不仅如此,她还提出政治基础包括1992年两岸两会会谈的历史事实与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和两岸过去20多年来协商和交流互动的成果。

这个表态,一方面是民进党有史以来前所未有,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她最擅长的模糊策略。可以说是“空心蔡”的又一典型例证。

大陆出于两岸人民的最大利益,尽管对这个“空心”表态不满意,但仍然留有余地,称之是“没有完成的答卷”。既施加了压力,也给了蔡英文改变的空间。大陆的这个善意非常明显地体现在台湾“误射”飞弹一事上。

然而,七个月间,蔡英文的“台独”面目逐渐显露。包括提名深绿大法官、以所谓转型正义之名剿杀国民党,尤其是利用特朗普的性格和多位幕僚亲台的机会,主动打电话给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打破了各方三十多年的惯例。

在这种情况下,大陆显然对蔡英文彻底看透,即妄图以模糊战略为“台独”赢得时间和空间,大陆因而对台越来越严厉。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在这样的形势下与台湾“断交”,恐怕只是开始,很可能引起其他台湾“邦交国”的效仿。

其次,大陆对台政策正在发生质的变化。这连千里之遥的圣普决策层都能感觉到,海峡对岸没有理由继续自欺欺人。

近年来,两岸民众在网上的摩擦也时有发生。这个时候出现“断交”事件,岛内上下恐怕许多人会抱有负面看法,还有人指责大陆在事件背后活动。但圣普与台湾“断交”事件背后,台湾内部的意见不重要;是否真有大陆的影子,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大陆对台政策本身“正在起变化”。

众所周知,从李登辉到民进党二十多年的洗脑和教育,至少从民调看,台湾人里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逐渐下降。但在国民党重新执政后,大陆还是本着最大的善意与之打交道。可国民党执政八年,尽管双方交流的广度和深度达到空前程度,但经过台湾上层的过滤,释放善意和交流的效果恐怕很难说令人满意。尤其是太阳花学运,竟然群起反对台湾颇占好处的服贸。

最终,在一系列选举中,国民党输掉了县市长,输掉了“立法院”,也输掉了最高执政地位。面对这样的结果,大陆当然会积极调整对台政策。

台湾现在只有一个积弱、分裂状态、几乎什么作用都无法发挥的国民党,以及倾向“台独”并在“大选”时得到多数民众认可的民进党——虽然支持率一直在下滑。这让大陆只能改变策略,依靠自己。

我曾在2016年观选时对台湾蓝营的学者说:过去以善意赢得台湾民众支持、改变“台独”立场进而统一的模式遇阻,只有先统一再改教科书,如同二战后台湾回归国民党的做法一样。

第三,对于即将上任的特朗普团队也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年届七十的商人特朗普出乎世界预料赢得大选,给全球造成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共和党人曾对《纽约客》前驻北京特派员欧逸文透露自己的看法:特朗普最大的毛病就是 “强不知以为知”,他不知道自己很多事都不懂,而他的一些幕僚就利用他的无知来操控他。

特朗普还没上任就开始撼动中美外交的基石——台湾问题,就是这一说法的写照。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声称,他是在蔡英文电话打来之前一两个小时才知道,如果属实,那这件事就是他的亲台幕僚私自安排,并利用他的无知达到了目的。

现在对特朗普的评价众说纷纭,笔者认为,美国能选出这样的总统,总体上是中国崛起的利好因素,但如果他真如上述那样无知、冲动,也需要提防因为他的这种性格损害了中国的利益。以特朗普的性格,面对美国国内的指责不会服气,还要发推特辩解。但一个偏远小国都回到了“一个中国”的正确立场上,或许反而会让他冷静下来,想想现实。

第四,则是让全球看到了两岸力量的对比。

1949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两岸就一直存在着“外交战”,并随着国际环境和双方实力的变化而变化。仅以这次和台湾“断交”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为例。1975年7月12日,它和大陆建交。1997年的时候,大陆察觉警讯,当时的副总理和外交部长钱其琛亲自访问,不仅提供200万美元的援助,还推迟30年偿还所欠2000万美元的外债。但就在当年,该国与台湾“建交”。当时李登辉当局提供了500万美元现金和承诺后续2500万美元的援助。当时大陆的外汇储备只有近1400亿美元,GDP总量不过近8000亿美元,而人口仅2000万的台湾则有8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

客观来说,那个时候打“外交战”,大陆并不占上风,双方交手台湾19胜13败,它的“邦交国”从23个增长到29个。但到了陈水扁“烽火外交”时代,双方14次交手,大陆已是4败10胜。那个时候,外交天平虽然已大幅向大陆倾斜,但台湾仍有一战的资本。然而等到了今天,大陆已经不需要打“外交战”,(有记者问,中国是否以金钱援助换取圣普和台湾“断交”,华春莹回答:“你很有想象力。”)而台湾对这些“外交”变化完全没有阻止的能力。

断交之后,蔡英文做出三点裁示,其中第一条就是:“台湾没有必要在外交场域与中国大陆进行金钱竞逐”,形同弃战。两岸从李登辉时代主动出手,到陈水扁时代互有攻防,再到今天蔡英文只有挨打的份,这背后的关键因素就是实力。

据台媒报道,这一次,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索价67亿新台币(约13亿人民币),而台湾一年的对外援助经费才不过200亿新台币,根本无法承受。最后台湾承诺的只有对方要价的2%。反观大陆,每年出于大国责任、各种利益考量给第三世界国家减免的债务就高达100多亿元人民币(美国外援每年大约在400至500亿美元),更别说未来对“一带一路”的建设了。

蔡英文操作电话事件,只是一时得分,并未真正加强台湾的实力。在“川菜通话”后,圣普还是选择与台湾“断交”,正说明了这一点。

第五,是让世人看到了国际关系的残酷和实用性。

为了维持不多的邦交国,台湾也算付出颇多。比如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的疟疾传染率高达50%,是台湾帮助控制并下降到了1%的比例。这个国家的第一个电影院是台湾盖的,放的第一部电影是李安的《推手》。这个国家80%的猪是台湾派出的农技团养殖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总统的儿子和女儿、驻台湾“大使”的女儿都在台湾留学并享受奖学金。马英九在任时,去这个小国访问,竟因为对方总统迟到,飞机在上空盘旋二十多分钟。被这样一个小国如此羞辱,台湾也都忍了。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国际现实。菲律宾之所以背叛盟国美国转向中国,原因很简单,总统杜特尔特一句话道破天机:美国没有钱了,只有中国有钱。这个“钱”未必完全是直接的金钱援助,而是涵盖从贸易到技术支援的诸多层次。

只是台湾正如金灿荣老师所点评的早已政治化,政治化了之后往往无视现实。就在“断交”的当天,民进党“立委”林俊宪在年代电视台“新闻追追追”节目上依然讲:“断交”和“九二共识”无关,和两岸关系无关,“断交”是好事,可以都“断”掉。他完全无视了,正是民进党当局无视“九二共识”,诱发两岸关系紧张,才导致圣普都“看空”台湾的未来。

第六,应该说这次“断交”多少也帮了国民党。

由此显示国民党才有能力处理好两岸关系,显示国民党承认“九二共识”的立场才能稳定两岸关系。别看“断交”发生在今天,但据吴伯雄讲,2013年他访问大陆时,得知有六个国家排队要和大陆建交。当时由于执政的国民党坚持一个中国,大陆均婉拒。即使冈比亚单方面和台湾“断交”,大陆也没有和它恢复外交关系。

虽然现在国民党仍然处于困境,内部的整合仍然没有完成。但这次事件,至少给了国民党以希望,也让台湾社会看到两种政策的不同效果。在台湾民进党支持度持续下跌、与时代力量冲突不断的情况下,国民党依然有可能凭借两岸政策的强项走出谷底。

最后要说的一句是,“断交”一事,在大陆内部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电话风波之后,部分国内民众多少还是憋着口气,而“断交事件”证明了什么叫大势,什么叫“时间在我们这边”。

假如蔡英文不改弦易辙,还会有更多“事件”等在前头。